· 江西中正司法鉴定中心,欢迎您!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 > 亲子鉴定:羞答答的玫瑰带刺开

亲子鉴定:羞答答的玫瑰带刺开  

新《婚姻法》司法解释施行3个多月,“公婆买房儿媳没份”的口水战尘埃未定,“拒做亲子鉴定可推定亲生”又引热议,不过,相较于前者的大张旗鼓,后者更多地处在一种潜滋暗长的状态

亲子鉴定

拒做亲子鉴定的“认亲案”

23岁的厦门姑娘小晴是一名未婚妈妈,儿子小宝两岁。2007年,小晴与比她大9岁的姚某相识,两人不久同居。然而,姚某实际上已有妻室儿女。2008年12月,小晴为姚某生下儿子小宝,但姚某却从未支付过抚养费,两人感情出现危机。2009年10月,小晴和姚某决定分手,姚某始终不肯支付儿子的抚养费。她为此伤透了心,将姚某告上法庭,要求支付儿子的抚养费。

然而,法庭上,姚某矢口否认与小晴母子的关系,并拒绝做亲子鉴定。为了证明儿子是姚某所生,小晴提交了儿子的《厦门儿童预防接种证》,其中的“家长姓名”签有姚某的名字。此外,她还提供了她和姚某的合照,以及她和儿子及姚某的三人合照。面对种种证据,姚某虽然承认签名以及照片上的人是他,却称自己是出于帮忙才在上面签名,并表示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些合照。

厦门市思明区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尽管姚某否认自己是孩子的生父,但是小晴母子已经提供足够证据证明其为孩子生父,具有高度的盖然性,而姚某没有证据反驳,又拒绝做亲子鉴定,无法在证据上推翻小晴母子的主张。结合双方举、质证,可以推定小宝是姚某的亲子。

在新《婚姻法》司法解释出台之前,与小晴遭遇类似的小冰也代理儿子将前夫阿力的朋友阿勇告上了法庭,但她没有小晴那么幸运。

1993年,小冰因丈夫的关系认识了阿勇,自称于2005年起与阿勇开始同居。2007年3月,小冰生育一子小丰。孩子出生后,小冰说阿勇未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和义务,从未支付给小丰任何抚养费。为了让孩子的未来生活有个保障,小冰作为法定代理人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对于小冰的起诉,阿勇显得很委屈。他说,他与小冰因业务认识,仅是一般朋友,不存在同居关系。小冰在与他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生育小丰,他不是小丰生父,不存在抚养义务。

小冰反驳道,她早于2003年就与前夫阿力协议离婚,此后再未和前夫居住在一起,虽然直至2010年才办理离婚手续,但当时只有阿勇去过她的住处。为证明小丰确为阿勇之子,小冰提供了一张银行取款回单,背面写着奶瓶、奶粉、纸尿裤等婴儿用品字样,想证明阿勇花费1.5万元购买了这些物品送给孩子。

阿勇却另有说法。他说,银行取款回单背面的字确是自己所写,但当时是小冰打电话称她与前夫都在医院没有空,让他帮忙买这些东西。自己不同意做亲子鉴定。

法庭经过调查,小丰的出生医学证明显示母亲为小冰、父亲为阿力,孩子出生在两人婚姻存续期间,并且小冰也不能提供自2003年起就与前夫分居的证据,因此无法认定小丰是小冰和阿勇的非婚生子。

新法条改变了什么

亲子鉴定,历来是亲属关系纠纷中的一个难点。厦门市中级法院民一庭庭长刘友国介绍,民庭近年来受理了大量有关亲子关系纠纷的案件,但由于我国还没有《亲属法》,法官们只能从《婚姻法》和《继承法》中寻找相近的法律条文作为判案依据。同时,由于历史文化传统的影响,血缘繁衍一直是中国人执著的一个理念,尤其是父系血缘的传承,所以我国司法界始终对亲子鉴定采取审慎的态度,一般会严格审查,不轻易启动鉴定程序,尤其是子女超过三周岁的,基本上对一方当事人申请鉴定的,若没有全面的证据,都予以驳回。

几位法学界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亲子鉴定是近年来才出现的新生事物,我国还没有法律对此进行具体规范。目前社会上对这个问题的争议主要集中在:首先,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在何种情况下可以做或不可以做亲子鉴定;其次,亲子鉴定可能会影响家庭和社会的稳定,受伤害最大的是无辜的孩子;再者,亲子鉴定结果能否作为法律纠纷上的证据,还没有定论。

“新法条明确规定亲子关系诉讼中,一方当事人拒绝鉴定将导致法院推定另一方主张成立,就是从程序上为解决这个难题提供了依据。也就是说,今后当事人存在争议时,法院可以运用举证责任分配原则来推定、认定事实,而不是简单粗暴地驳回。”刘友国说,“司法解释所秉承的程序公正原则,对超过三周岁的未成年人,尤其是非婚生的未成年人是一个福音,他们可以用抚养人或自己的名义启动诉讼,通过申请亲子鉴定来为自己医学上的亲属关系证明,进而实现对法律上亲属关系的证明,由此获得应有的权益。同时,也给全社会的成年人一个警醒:看住自己的行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不谨慎的行为承担额外责任。”

“亲子鉴定不仅仅是夫妻两人的事情,实际上更多的是涉及该子女当前和将来的成长和生活。新法条体现亲子鉴定自愿的原则,但即使拒绝鉴定,也无法逃避法律责任。在证据充分的情况下,法院依然可以依据已知的事实作出不利于拒做鉴定人的判决。”思明区法院黄素萍法官在分析小晴案时说。

人们对新规怎么看?相当一部分人表示赞同。市民刘女士快人快语:“现在婚外同居这么普遍,非婚生子女维权不容易,谁是爹,一鉴定不就出来了?这法规对头,大家也好理解:心里没鬼,怕什么亲子鉴定呀?”也有人表示异议:“如果一方无端猜疑,另一方因为感觉受辱,或者怕伤害孩子而拒绝做鉴定,难道就能因此推断他(她)心里有鬼?我们已经处在一个信任缺失的年代,不能再制造更多的信任危机了。”

通过对以上文章的阅读和了解,相信对您的问题和需求也有一定帮助和指引,建议您花几分钟时间与在线法医沟通。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0791-86378986

立即在线咨询